月读的披风

不要相信女人,真的

  去年年底,我们宿舍包括我三个单身妹子,在回宿舍的路上被塞了一嘴又一嘴的狗粮。

  凄凉的我们约好明年都不许找对象,谁违约谁请吃饭。

  下铺内妹子还特意发了说说,然后@了我们一圈人。

  今年的今天,宿舍里就剩我一个人没对象……😒😒😒

  一帮鳝变的女人!!!!

  不要相信女人,真的,不能相信女人。。。


未曾提及的她心底

想完善一下月读的人设,所以有了这些脑洞,但是好像更崩了(ुŏ̥̥̥̥םŏ̥̥̥̥) ु

可以的话



  月读有时候并不喜欢和常磐庄吾相处,他实在太聪明,中二少年的外表下藏着那样一颗野心,平日里看起来那样单纯明朗的少年,却总可以缜密又不着痕迹地掌握着未知的大局,那样深不可测,月读不喜欢这种超出能力范围至想象范围的事,她也因此常常害怕,害怕面对
那个对着她微笑,说她是朋友,那个真诚的常磐庄吾。

  朋友,是朋友吗?

  月读有些无奈,这人傻么,自己从2068年来想杀掉他,他却说自己是朋友。

  本该是那样的,盖茨从一开始就嚷嚷着杀了时王杀了时王,月读就那样看着他嚷了二十多集,最后在大雪纷飞的28话和庄吾建立起了跟他们前辈一样的,属于假面骑士的基绊。

  由于当时两个少年相互扶持又深情对望的画面实在太美,月读甚至想截下这一屏并配上几个粉色的字:恋人的雪。

 

 

  自己一向是理智的,月读对这一点深信不疑,她也毫不怀疑无论是在2068年反抗逢魔,还是在2018年想引导庄吾,都是正义的。她确确实实地相信过,常磐庄吾不会变成逢魔时王,直到庄吾接受了镜子里的自己,得到了时王二阶的力量,才叫她害了怕,她甚至去找白沃兹,她责问盖茨为什么还和庄吾在一起。她想得很简单,若能引导庄吾,那便引他“走上正途”,若是不能 ……

  若不能,为了避免那满目疮痍的未来,为挽救那些无辜的生命,杀掉一个常磐庄吾,不过分啊。

  更何况她和盖茨一开始就是为此而来啊。

  她不明白盖茨为什么不能对庄吾下手了。

“那家伙是我的朋友啊”盖理所当然地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月读却沉默了。

  他们是朋友啊,一起作战,一起生活的朋友。

  原来在她还在冷眼旁观的时候,那两个少年已经交付真心了。

  而自己呢,月读想了想,才发现原来自己,不曾,从来不曾对他生过什么感情,所以才能那么冷漠地,说离开就离开他啊,哪怕自己深知庄吾视自己为好友。

  她以为是庄吾辜负了她的信任,结果发现却是自己辜负了他的真心。

  说到底,是自己伤了他啊。

  

  “怎么想那两个家伙也不会好好合作的吧?”沃兹曾经的假消息让反抗军损失惨重,也让盖茨对他恨之入骨。

  可自己对他是什么态度呢,然住到了一个屋檐下,又暂时成了队友,那就好好相处吧。

  那个相处了那么久,那样真诚又重视她的少年,她可以说离开就离开,而曾经那么信任的反抗军队长叛变了,也可以因为客观的理由再度接纳他。

  反观盖茨对他俩赤诚又明确的感情,珍惜也好愤恨也罢,竟然让月读觉得耀眼。

  月读苦笑着,接受了这样的事实。

  自己原来,是么无情的么?


“那你们想要什么样的未来呢”庄吾眼睛亮亮的笑着问他们的时候,月读又没话说了。

  好像,确实没想过这个问题啊。

  如果,未来不是那个样子的,自己会怎么样呢?

“月读才18岁嘛,你一定会好好地上学,周末出去玩,会有自己的化妆间,说不定还有男朋友呢!”庄吾有点兴奋地帮月读计划好了未来。

  “这样,的吗”月读有点惊讶。

   “不好吗?”

  “那个,稍微,有点无聊啊……”

  “啊?”庄吾显然没想到是这个回答。

  喂喂少年你不要露出这种表情啊我我我会有负罪感的!

  月读非常罕见地觉得自己的良心在颤抖。


“那这样,沃兹和盖茨去找相川始,我和月读去找异类剑”

“我知道啊,但是都住在一个屋檐下了,总不能关系一直这样吧”庄吾理所当然地回了她的话。

  但是她不止是那么想的。

  她现有还不想和庄吾独处。

  至少现在。

  她对他有愧。

  因为有愧,所以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即使她知道庄吾不曾怪她,也不会去怪她,但就是他这一份善良让她更惭愧,更不知该怎么面对他。

  河畔的青柳,渐渐地吐出新芽了。

  轩辕十四依旧闪着星辉,照耀着这片土地,月读想,明天要是个晴天才好。

 

沃兹有了假面骑士的力量,不久三个人就三合一有了时王三阶新形态,月读觉得自己可能敏感过头了。

  自己不会真的什么都做不了吧?

  真的,不能为他做点什么吗?

  意识到这一点的月读有点沮丧。

  其实,真的不想再只是看着了啊。

  呐,想为他做点什么呢……

 

  庄吾的生日快到了,沃兹的智商开始下降,月读有些无语地看着中二病沃兹各种排练庆贺,又因为庆贺不好而陷入低谷。

  到底为什么那么执着啊,那种毫无意义的庆贺。

  不放心沃兹的庄吾把沃兹拜托给了轰鬼,然和月读离开。

“他那种烦恼根本不能算是烦恼!”月读这么说。

“月读你知道?他在烦些什么啊?”

  月读不能答这个问题,于是自顾自地说下去:“以前在反抗军时,明明是那么成熟又可靠的人,现在居然为了这种事情烦恼么?真有意思。”满意的看到庄吾迷惑的表情,月读忍不住笑了下,继续说:“不过,能让他变成这个样子的你,更有意思啊~”

“什么啊到底,月读你到底知道什么啊,快告诉我!”

  月读只是微笑,说话说一半,深藏功与名的感觉真不错。

  庄吾晚上归家的时候,一家人开心地 喊着Happy

birthday 给了他一个大惊喜

  庄吾显然吃了一惊,然后反应过来:“我都忘了今天是我生日!”

  叔公很用心地把表盘摆在了蛋糕上,月读很开心庄吾能高兴,但是当沃兹开始庆贺的时候,她觉得自己脸上的笑有点挂不住了。

“鸟儿啊,放声歌唱吧!花儿啊,尽情绽放吧……”

  月读:别念了,这是什么小学生作文的贺词啊太羞耻了!

  然后沃兹认真地着着庄吾的眼睛,旁若无人地说出更加羞耻的话:“只要能一直陪在您身边,就是我给您最好的祝福!”

  盖茨觉得自己脑袋上一抹春意盎然的颜色,而月读觉得自己脑袋上正发出电灯泡一样的光芒。

  没脸看啊没脸看。

  嘛,不过这样也还不错。


  少年她眼里一天天地成熟,强大,月读还记得刚开始时她怎么也不相信,这样平凡又善良的男孩子将来会变成那个凶残的魔王,但渐渐的,月读觉得,他的强大,他的可能性,也许远远超过逢魔时王。

  其实何止是盖茨和沃兹,她也很想知道,他会创造出怎样的未来呢?

  而自己,能否与他一起,去创造,去见证呢?

  暮色温柔地打少年身上,庄吾穿着那件深褐色衬衣,双臂叠在栏杆上看着黄昏的城市。月读站他身后,凝望着他的背影和夕阳。

  然后月读很认真地叫了他的名字。

  “常磐庄吾。”

  少年回过头,露出他一向温柔干净的笑容:“嗯?”

“我现在相信,没有你做不到的事情了。”

  闻此,庄吾笑出了声,然后答道:“嗯,我竟然觉得

你说得很对呢。”

“除了数学题。”月读冷静地补充了一句。

  “……”

“尤其是三角函数。”

  “还能不能当朋友了……”

  “哎,你知道么,我真的很想把你那张14分的数学卷子呼到逢魔那个糟老头子脸上。”

 

  “那你们想要什么样的未来呢?”很久之后,月读都还记得庄吾问出这句话时的样子,他的眼睛亮亮的,澄澈深邃宛如小鹿,带着他一向美好的笑颜,那样干净明朗的少年模样,一下子直接击中她的心底。

  然而她现在也没有确切的答案。

  只是在三个人坐在旋转木马上,她心底有个声音说着,

  既然对未来没什么期待,那么现在,就暂且守护庄吾吧。

跟风沙雕段子(zio组,主月读,微盖庄)

1.(看了月读小姐姐的黑裙子的脑洞,月读小姐姐穿黑裙子真好看!)

少女这种生物,即使五十年后也一样。

虽然月读平时一直是禁欲系白裙少女,但这并不妨碍她某一次路过女装店然后偶然爆发少女心。

  回到朝九晚五堂的月读惊到了庄吾,小魔王目瞪口呆地盯着她看了十秒,就在月读以为是自己穿黑裙更好看的时候,庄吾也得出了自己的结论。

  看来另一个时间线的月读也出现了吗?庄吾叹了口气,开口道:“这里有个另一个你,好区分一下这样,你叫黑月读,我们原来那个叫白月读吧!”

  月读:“……”

2.(大幡诗绘里貌似是老司机厨,的脑洞)

  月读和盖茨为了监视魔王,来到了魔王的学校,于是高冷系白披肩美少女在学校人气暴涨,迅速吸引了一批爱慕者,在看到月读收到又一封情书之后,庄吾觉得月读也是时候谈个恋爱了,毕竟不管怎么说,她也只是个十八岁的女孩而已。

  然鹅月读不为所动,淡淡地收起情书,从书包里抽出了物理作业做了起来。

  真是个莫得感情的女人,庄吾这样想着,和盖茨一起去了假面骑士drive的世界。

  后来没能见到竹内O真男神的月读崩溃了一宿。

“为什么不带我一起去?我的国民男友啊”(TAT)

  庄吾内心:……那啥,月读你人设崩了……

3.后来的月读又恢复人设,认真地做起了物理。

  盖茨进来时一反常态,不像平时那样风风火火,反而有点扭捏。

  他一点一点地靠近月读的桌子,有点艰难地开口:“唉,月读,那个,要是有人跟你告白,你怎么办?”

  月读抬了抬眼,漫不经心地问:“有人跟你告白了?”

  盖茨的耳朵可疑地红了,闷了半饷,点了点头。

  月读冷笑了一声:“关我什么事?你来这是为了谈恋爱的?你看你这没出息的样子,走走走别为了这点破事妨碍我学习。”说罢也不再看他,自顾自低下头做作业。

  “那个,哈,我怎么可能喜欢他……”

  月读头顶冒出一个井号,声音开始咬牙切齿:“嗯,你不喜欢!”

  “就是,我怎么可能喜欢zio那家伙……”

  “嗯,嗯?!”ヾ(Ő∀Ő๑)月读瞬间站起来,双眼放光地问道:“等一下,你,你再好好问一下自己的内心,真的没有一点点心动吗?”

  盖茨:……你这样很猥琐你知道吗?

4.月读最近知道了混凝土的世界里扮演自己的大幡诗绘里和奥拉的演员绀野彩夏一起出去玩了,这没什么,只是这俩妹子的动态引来了一批“大橘已定”的呼声。

  月读:……

  太不像话了!

  我可是主角团的女主,怎么会和反派玩!(`ヘ´)ノ

  突然头顶传来女孩的声音:“嗨!月读!陪我出去玩吧!”月读仰起头,奥拉在楼上笑吟吟地看着她。

  “不!我是有尊严的女主,绝对不会和反派一起的!”

  半个小时后,两个小姐姐一起在游乐园吃起了冰淇淋。


依旧与未来

戴拿时间线的迪迦众cp,两个小孩私心~
大爱野瑞真由美~

        十四岁的少年推开科技局办公室的门,埋头打字的男人朝他抬头一笑。旁边的少女惊讶了一下:“这是哪个孩子?长得真好看。”
         男人笑起来依旧还有几分少年像:“知树,你过来,我介绍一下,这位是super guts的队员,绿川麻衣,和你一样是个电脑天才哦。”知树礼貌地点头:“绿川姐姐好,我是三浦知树。”中二少女日常惊呼:“是guts前队长的儿子?”少年不好意思地点点头:“那,野瑞哥哥现在有时间吗?”自己不会是打扰了两代电脑小天使的约会吧?
        野瑞褪去了18岁的婴儿肥,虽然成熟了许多却没退去那份孩子气的固执。“我都答应今天教你新程序了,过来坐吧。”麻衣默默地看着两个帅哥认真的超
高速盲打,花痴属性爆发,使劲咽了下口水。
       ——又双叒叕在飞行中坠机的新城被真由美强行按在床上一脸的生无可恋“至于吗~”真由美气鼓鼓的回到“不至于不至于,早晚有一天摔断腿。”新城队员自认为轻伤不下火线,奈何妹妹坚决地禁止他再出任务。丽娜抱着8岁的女儿进来,小光立刻蹦蹦跳跳地扑到真由美身上“真由美姐姐~”真由美立刻母性爆发,蹲下身子抱起小萝莉,小光转过头,认真的对新城说“叔叔要听话,受伤的时候不能乱动~”
新城😢:“不是~为什么她就是姐姐我就是叔叔啊?”
小光😊:“因为姐姐长的漂亮。”
         大古忍不住笑上了脸,只是新城觉得他内心怕是要笑晕过去。
          丽娜强行转移话题:“对了,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大古去看看队长吧?”小光立刻抢道:“好啊^o^~我要去看知树哥哥。”
  
           另一边结束免费培训的知树往椅子后背上一靠,眼神无意间撇到野瑞脖子上的项链,好奇的一问:“哥哥这条项链是女孩子送给你的吗?”一见八卦一下兴奋的麻衣眼睛瞬间放光,野瑞很自然地摘下项链,想想却不知道怎么回答。知树接过项链,打开盖子,里面是18岁的手冢百合的照片,麻衣惊叹一声:“好漂亮,是野瑞前辈的女朋友吗?” 野瑞笑了一声:“不是啦,这是以前我出任务的时候认识的一个女孩子。”知树追问:“那哥哥喜欢她吗?”野瑞摇摇头:“你个小孩子脑子里想什么?”不过~
        喜欢的话……
        野瑞脑海里浮现出另一个女孩的样子。
        真由美……
        看着野瑞突然出神的样子,麻衣有些小心地问道:“前辈在想什么?”知树抢道:“是哥哥喜欢的女生吧?”野瑞笑了一下:“是啊。”知树一副柯南的样子:“不是这个姐姐的话,就是真由美姐姐~”
麻衣(இдஇ`)“真由美?”
野瑞😨:“谁告诉你的?”
知树😏:“小光妹妹~”
野瑞(依旧震惊.jpg):“她怎么知道的?”一个8岁的小萝莉,,,,
知树:“她说野瑞哥哥看真由美姐姐的眼神不一样喔”
野瑞:“啊咧?”
知树:“果然女人的直觉很准~”
野瑞叹一声,无奈道:“好吧,今天就告诉你们两个,要帮我保密啊。”
见识过姑获鸟入侵时真由美对拓摩的深情,麻衣开始为苦逼单恋的前辈感到同情。
         知树有点懵懂:“保密?哥哥不打算追真由美姐姐吗?”
        野瑞摇摇头,望向了窗外。
       ——还要独自承受多少寂寞,多难才可以牵你的手?

        回到自家妈妈的办公室,知树意外的发现guts成员们居然都在,小萝莉高兴的叫了声“知树哥哥”,妈妈笑着招呼自己,知树一一打过招呼,拉过萝莉玩起来。知树偷偷看了自家妈妈和副队长,又想起野瑞哥哥苦逼的暗恋,有点想不通。
       真由美姐姐未必喜欢野瑞哥哥,可妈妈和宗方副队呢?两个人的感情连他都看出来了,为什么不在一起呢?
      宗方送的护身符被居间惠贴身带着,知树惆怅一下,唉~大人们真是不坦诚啊。
      “所以队长还要出新任务吗?派别人去可以的吧?”丽娜有点想不通,她家队长现在位高权重的,还要亲自开飞机吗?
       “因为是与超古代有关的,队长去过露露耶遗址,泽井前总监亲自推荐了队长呢”崛井答道。
“听说这次,队长要带着super guts的几个成员去对吧?”新城问道。大古顿时生出退休的惆怅,丽娜看着爱人可爱的表情笑了:“大丈夫啦,不是还有副队长嘛!”
         “那,拜托保护好我妈妈了。”知树认真地对宗方说。末了想想,又补了一句“爸爸。”
        居间惠惊了一下:“知树!”宗方看向知树,同样认真地应了一声。知树看向妈妈“妈妈,你结婚吧。”居间惠犹豫一下,看向宗方,宗方回以坚定的眼神,向她伸出手,丽娜急忙把队长往宗方旁边推了推,居间惠呆了一下,伸手握上宗方。
       依旧是队友,未来,将是偕老的挚爱 。
        

     “什么?”
       super guts一干人get了大八卦,麻衣急忙嘘了一声“小声点,别被别人听见!”狩矢朝天思考“野瑞前辈和真由美小姐~好像还挺般配的嘛~”飞鸟:“可野瑞前辈好像是单恋啊”良可惜道:“真惨呢!”中岛话还没说出口,喜比队长突然就进来大吼:“都在闲聊什么?飞鸟你还不准备跟居间队长行动!”队员们瞬间做鸟兽散,飞鸟(慌得一批):“是!”
      行动回来,飞鸟日常进了医院,半躺着诅咒这次的小怪兽,吊着的腿不服气地晃啊晃,真由美正色道:“不准乱动!”
      飞鸟.不搞事情会死.信:“……”
       队员们都在一旁,然而飞鸟相当怀疑这群家伙的诚意,一个个幸灾乐祸脸上笑开花似的,这都什么队友?
     麻衣悄悄给野瑞打了电话,认真祈祷着,前辈,我就帮你到这了,如果你成功了,记得也教我几个黑科技啥的~
      野瑞带上麻衣要的资料暗想不通,自己跟内位飞鸟不熟吧?这资料没那么急吧?把资料送到病房不尴尬吗?
     野瑞进来的时候,真由美一转身就与他对视了,炸锅的二逼后辈们立刻安静下来,真由美礼貌地问:“你怎么来了?来看飞鸟队员吗?”
     依旧是这样啊,这样礼貌的淡漠疏离。野瑞自嘲的笑了笑,自己不是早就知道了吗,还在期待什么啊。
“不……”麻衣还没替他圆话,野瑞就回到:“嗯,听麻衣师妹说飞鸟队员受伤了。”
     麻衣:“喂喂我叫你来送资料的啊……”
      飞鸟少年感动不已,果然这个世界是有爱的,看看前辈多暖男,比这帮队友暖多了!
      野瑞靠近了飞鸟的病床,看了看:“伤的这么重,精神还这么好。”
       飞鸟感动.jpg
       真由美看了看他,道:“没什么事了,我就先走了。”野瑞应了一声,真由美刚抬脚,麻衣就着急地吼了一声,对是吼:“等等,野瑞前辈,你不是有话要对真由美姐姐说吗?”
      野瑞&真由美:😳
      眼力见倍儿棒的后辈们立刻七手八脚抬起病床上的飞鸟火速离开病房,飞鸟惊恐地挣扎着:“喂喂喂做啥我是伤员!……”
       野瑞:“……”麻衣不是说好保密的吗?
       真由美问道:“什么事?”
       野瑞没由来得难受了下,呵,什么事,你不懂吗?
       真由美当然懂,野瑞对她的感情她不是感觉不到,只是当初只把他当个小孩,没成想这个小孩竟然喜欢了她这么久,可,她怎能回应他?
        走出半生,他从18岁就喜欢她了,那时她为受伤的他包扎伤口,倔强的少年不肯服输,失去爱人的女孩说他像小孩子一样,不会思考,两人吵架的场景历历在目,她说如果你死了就再也见不到喜欢的人了,他扪心自问我怕死吗,我怕死吗,我怎么可能,不怕死呢?
       大概从那一天起,他和她,都成长了。
       后来他帮她捡起散落一地的瓶子,两个人相向微笑,18岁的他脸上还有未退去的婴儿肥,那样澄澈而单纯,她握住他伸来的手。
      那是野瑞最珍视的回忆与温柔。
      当大古说陪她去看演唱会时,少年一下子就站起来对着大古问:“你跟真由美去约会了?”
      也许那时候,有什么,就那样确认了。
      真由美不想再和他单独待下去,再这样只怕那层窗户纸就要捅破了,刚一转过身,野瑞就拉住了她,真由美被迫和他面对面,野瑞的神情认真而坚定:“真由美,我喜欢你。”
      “我知道你不会答应我,但是,我还是想告诉你,我是认真的,我喜欢你,从八年前你为我包扎那时候就喜欢你了。”
       “你可以拒绝我,但是你一定要知道,我就在你身后,只要你一转身就能看见的地方。”
       “……如果,如果有一天你觉得爱上我了,我一定会极尽我所能对你好,保护你……”
       “我会,一直等你……”
         野瑞向前一步,抱住了她。
         时间静静地,仿佛他与她,还是少年。
         过了良久,野瑞突然听见怀中的女孩闷闷的说了一句:“不会反悔吧?”
        野瑞一惊,“什,什么?”少年急忙放开女孩,看着她的脸,她刚刚,那话的意思,是……
        真由美又问了一遍:“我说,刚刚那些话,你不会反悔吧?”不会,又丢下她一个人吧?
          “你这算是,答应了吗?”野瑞激动地微微颤抖,看着面前的女孩轻轻地,认真地点了点头。
       兜兜转转几个轮回,原来我们还可以在一起。
       少年虔诚地捧起女孩的脸,轻轻地触碰这来之不易的宝物。
        女孩闭上眼,长长的睫毛扫过他的脸颊。
        两片薄唇,浅浅覆上。
        春风十里,不见长安。

如若时光(迪卡)

三千万年的时光逆流而上
战乱与和平瞬息交替
归于原始模样
世界再度昏天黑地飞沙走石
分不清黑暗与光

他交回本不属于他的力量
作别所谓光明
回到了她身旁

——这一次,我只愿护你一人一世周详
再不管那些是非对错,和世人眼光

(黑迪&卡密拉)
ps:小脑洞,处女文,不喜求轻拍~